品牌素颜霜批发社区

半边天究竟有多大:中国女性为何如今又走回了家庭?

鲲鹏悦读2018-09-25 01:02:07



“现代女性应该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”在过去的100多年里始终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社会议题。随着女性力量在职场等公共领域的起伏,该问题的答案也在这两种选择之间摇摆不定。更重要的是,国家力量在私人生活中的介入与退出、后社会主义时代的新自由主义与消费主义浪潮的掀起,在不断塑造着女性的自我定位和认知的同时,亦要求女性不停转变身份,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

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

 

根据俄亥俄州州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Ying Zhang等中美历史学者的论点,17世纪的中国在明清儒学的规训下扩大了原有的封建伦理,明确地规范了男女不同、内外之别及家事国事之别。社会性别意识明确规定的“男主外、女主内”,不仅成为了男女之间的界限,也把“贤妻良母”规定为女性在中国传统社会中的正统身份范式。

 

五四运动掀起了中国第一波真正具有影响力的女权主义思潮。五四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从宣扬“男女公开社交”开始,鼓励女性追求像男性一样接受教育、在社会上参加工作与活动的权利。有人认为,中国妇女受压迫的根源在于“女主内”造成的经济和政治上的不独立性,因此走出家门、进入社会是妇女解放的唯一道路。但是五四运动的影响局限于一小部分城市精英女性,并未波及广大农村地区的妇女。

 


随着女性大规模参与工作,工作和家务的矛盾从那时起开始成为新的妇女问题。1963年,《中国妇女》杂志刊登了全国妇联主持的“女人活着为什么”讨论的一系列评论文章,尽管讨论参与者对生理性别如何决定女人的社会职责问题各有看法,但杂志编者的结语是:“兼顾两方面,处理好家庭与工作的关系。”

 

在当时,每一家国有企业都是一个“单位”,一名“职工”就是一个单位的终生成员和劳动者,并在法律意义上是单位的拥有者。单位同样肩负起职工的育儿、教育、住房、医疗、计划生育、社会保障等社会福利和家庭事宜,因而为女性大规模投入劳动力解除了后顾之忧。

 

从“铁饭碗”到“青春饭”

 

1980年代中期,经济改革先后在农村地区和城市地区开启,其中城市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就是市场经济在城市经济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。

 

在国有制造业大举缩小规模的同时,中国轻工业和服务业迎来了迅猛发展,创造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机会,吸引了大量女性劳动力。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博士Wen Hua在《购买美貌:中国的整容业》(Buying Beauty: Cosmetic Surgery in China)一书中指出,鉴于服务业工作者通常与消费者有直接接触,年轻貌美的女性工作者对消费者(特别是男性消费者)的性吸引力被不断强调,一种新的性别化的工作机制(gendered work regime)由此建立。

 

因此,在铁饭碗被认为腐朽不堪的同时,一种新的女性职业形象——“青春饭”——从1990年代早期开始广泛出现。根据纽约大学电影研究系副教授Zhang Zhen的观察,“青春饭”指的是一系列几乎只向年轻女性开放的新兴高薪职业,比如双语秘书、公关小姐和模特。年轻貌美几乎是获得这些回报丰厚的职业的唯一先决条件。

 

“空中小姐”(空姐)是在1990年代令众多女性趋之若鹜的“青春饭”代表型职业之一。直到现在,空姐曾经携带的“光环”仍被一些人津津乐道。2017年年底,GQ实验室采访了一位1993年入行的资深空姐,她表示,当医院护士月薪只有120元的时候,空姐的月薪已经达到6000元以上,“很感谢这份工作让我比别人更早一步开拓眼界,也收获了美满的家庭。我当时的师姐不能说都嫁给了达官贵人吧,但都找到了想要的,毕竟当年高层次的人都抢着找空姐,现在就难说了。”



在改革时代,人们离开停滞不前的国营部门,“下海”进入商业世界追逐金钱与个人回报,而充满朝气的年轻女性形象象征着一种全新的劳动力、一种社会流动性的新模式,以及被当下官方意识形态所倡导的消费文化。


铁饭碗向青春饭的转向,既是女性身体在职场中的女性性别化,也是对“有生产力”的身体和“无生产力”的身体的区分。

 

在这一阶段,女性的生理性别再次成为关注焦点——无论是捧着铁饭碗的女性,还是吃到了青春饭的女性——两性对比之下女性的竞争力高低,凭借外貌优势吃青春饭是否道德,都成了社会关注的问题。在《中国妇女》于1987-1988年发起的第二次女性问题讨论中,有作者指出,“男女都一样”的社会性别观点是错误的,在中国经济发展低下的阶段,增加妇女就业比例不仅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,而且造成虚假的男女性别平等观。男女有别,女人应该有自己的天职。

 

“男女有别,女人应该有自己的天职”这一观念的回潮,很大程度上成为了改革时代女性就业歧视抬头的肇因。学者们认为,中年女性因为承担了更多家庭和育儿责任,而被市场经济环境下效率至上的企业视作负担。

 

这直接表现在被打碎铁饭碗的群体中,女性数量高于男性,且她们比后者更难回归就业。中国劳动部的数据显示,1997年女性只占中国劳动力的39%,下岗员工中将近61%为女性。1998年,75%的下岗女性在下岗一年后仍然处于失业状态,而该比例在男性中低于50%。职场中的性别隔离和性别歧视、就业市场对性别、年龄和外貌的肆意评判将女性置于不利位置,1997年,《纽约时报》直接以“在中国,35+女性 = 无就业竞争力”为题讨论了这一现象。

 

与此同时,强调自立更生、个体奋斗的市场经济意识形态鼓励女性离开国家福利的安全网,青春饭因而在市场经济起步的1990年代享有较为正面的舆论环境。一篇发表于1994年的杂志文章《“青春饭”现象面面观》赞扬现代青年女性不甘抛弃青春,捧起“青春饭”的饭碗,称随着第三产业的大力发展,吃“青春饭”的女性比例还将继续上升。“如果你是一个出色的女孩子,就该去吃‘青春饭’,否则,无疑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。”文章作者如是写道。


和更年长的“铁饭碗”女性相比,她们因此更加符合市场经济的时代逻辑:她们工作是为了自己而非他人,与其依靠国家,不如依靠自己;拼搏和效率高于一切;男女有别不要紧,女性身份反而是一种资源交换的筹码,一张实现收入提高、阶级跃升的通行证。

 


女性要再次回家了吗?从年龄焦虑到职场性别偏见

 

职业分工的进一步深化,女性开始进入各行各业,优秀者亦逐渐崭露头角。但当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的帷幕被扯下,亘古至今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裸露出来,化作“女性在职场中就是不如男”的因果,而女性则继续在照顾家庭和实现职业理想之间苦苦挣扎。

 

职场天花板仍在阻碍女性的自我价值实现。世界经济论坛《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》显示,中国在“职业技术工人”与“高等教育入学率”两个分项上已经实现了完全的性别平等,但在“预计收入所得”和“高管与政要人数”方面较上一年有所下滑。


艾瑞咨询《2017年中国女性生活形态研究报告》数据显示,在女性眼中,经济独立是优秀女性的最重要特质,但大部分女性在工作中的成就感偏低,工作是造成女性对生活不满的首要原因。

 

女性的职业发展机会可能因各种性别偏见而被剥夺:女性体力差,不能倒班,不能长时间出差,因此不能承担重要业务责任;女性逻辑思维能力差,学不好理工科,因此难以胜任编程工作;女性读研只为了混文凭,鲜有继续走科研道路的,况且只会死读书,因此学术深造的机会要少给她们……不过我们不难发现,女性被认为难以胜任、障碍重重的领域,往往是男性获利颇丰、彰显价值的领域。

 

其中“要生养孩子、要休产假”依旧是女性职场“劣势”的最深层因素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生儿育女是否是女性最大的人生意义这一问题上,女性与男性的认知差异在不断扩大。领英中国与欧莱雅中国联合发布的《2018女性形象认知与家庭事业观调查》发现,相较于此前代际,95后女性对出众女性形象的认知更少认可“贤妻良母”(23%),近八成向往成为“经济独立女强人”(58%)或“特立独行酷女人”(19%);然而同龄男性仍然保持较为传统的观念,更加认可女性的“贤妻良母”形象(71%)。


 

当生儿育女、操持家庭仍被认为是中国女性的重要性别职责,而国家已将育儿责任让渡给个人之时,女性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,去证明她们能够在照顾家庭之余不耽误工作。而从企业角度来说,直接招收无家庭负担的年轻女性显然是一种更经济更划算的选择。这反过来加剧了女性的年龄焦虑。与此同时,在职场竞争压力倍增的当下,年龄焦虑甚至已成为了全社会的问题。


“青春饭”的定义从以年轻的身体为资本,拓展到年轻的脑力、对新事物良好的适应度和年轻的心态。35岁不再只是下岗女工的就业门槛,也成为了男性程序员的辞退噩梦。在这样的大环境中,女性享受青春余裕的空间愈发逼仄,职业发展面临更多的挑战。

 

另一方面,国民生育率不断下降引起的忧虑和二胎政策的实施,在不断规训女性回归家庭,然而国家与社会却对养育子女为女性带来的隐忧——事业中断、就业歧视、育儿成本不断上升、医疗教育相关基础设施不完善、男性在养育子女中应该承担怎样的家庭责任——鲜有应对之策。

 

对年龄渐长的恐惧亦反映在妇女节的新称呼上。微博历史博主、时尚杂志撰稿人洛梅笙认为,今天那么多人不乐意讲妇女节,也跟很多中国女性对年龄的回避不无关系,“在今天中国许多人惯于用年龄来压迫女性,所以也造成很多女性,即便年纪很轻,就会对年龄非常敏感,对自己的年龄无自信。”

 


在妇女节来临之际奉承女性为“女王”,因此也变得意蕴深长:这既是消费主义社会对女性旺盛消费力的无限奉承,是在弥漫于全社会的年龄焦虑中营造起的女性高高在上、永不衰老的“神女”幻觉,也是在国家从人民私生活中退场、输赢自负的残酷现实中,对女性要自己承担责任、无所不能的“善意”提醒。天猫的女王节宣传视频无法解答女性“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”这一永久的困惑,只能虚弱地回应道:女性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。


女性或许已经顶起了消费社会的半边天,但当38日的锣鼓喧嚣结束,她们发现自己面对的,仍然是属于凡人的、不完美的、焦虑重重的真实生活。







近两年,小鲲有个明显的感受,那就是中国女性可能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。毕竟,女性情感细腻,喜欢分享和表达,对审美和潮流有敏锐的感知,这些恰好都与互联网新经济的需求相适应。


但同时,在职场、婚姻、生育、健康等问题上,女性也面临着不同于男性的挑战和压力。


为此,小鲲特地倾心推荐5本好书,希望大家给自己成长的力量,应对新挑战。生活依然在继续。


本文分享林子人的观点,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。



Copyright © 品牌素颜霜批发社区@2017